您的位置:新葡萄京官网 > 新葡萄京官网 > 朱代珍孙子死刑判决,朱代珍之孙为什么被邓先

朱代珍孙子死刑判决,朱代珍之孙为什么被邓先

2019-05-06 15:43

朱国华以没有强奸和量刑过重为由,向天津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天津市高级法院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认定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所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1983年9月21日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从一审判决到二审判决,中间只有三天时间。

图片 1朱国华 1983年“严打”期间,天津一天内处决了82人,朱老总年仅25岁的亲孙子朱国华就是其中之一。1983年9月,朱国华被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流氓罪”终审判处死刑,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朱德夫人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平静地对司机刘国和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犯了罪,昨天给枪毙了。” 刘国和说:“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刘国和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本篇是29年前这场“严打”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其中部分细节属首次披露。让我们在娓娓道来的追忆中,倾听历史回响...... 其实天津人思维里的刑场是位于水上公园后门一个叫九岛的地方,不远处是我们部队271医院和天津政法干部学院。皆因领刑人数众多,枪毙朱国华等82名死囚的行刑地便选在我们部队(我曾经天天站岗放哨打靶射击的地方)东局子靶场。 除朱国华外,被警方认定为朱国华集团的主犯,我熟悉的几个干部子弟,也同时被验明正身就地枪决或遣送新疆服刑。 朱国华是朱德唯一的儿子朱琦(朱德和原配夫人肖菊芳所生,肖菊芳生下朱琦不到四个月因病去世)和赵力平(朱琦和赵力平共育四子一女,即:朱援朝、朱和平、朱全华、朱新华、朱国华)的最小儿子。 1980年夏,身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的朱国华毕业了,他被分配到天津铁路局。朱国华身高大约1.7米,体型瘦削但比较结实,眼睛不大,但眉毛较浓,相貌周正,清秀中带有一些英气。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份,让他成为许多女孩子心中的钻石王老五。这些女孩子中既有诚心诚意和他交朋友的,也有贪图享受的,甚至有的女孩子只是想托朱国华的“路子”调动一下工作。他的家在天津五大道的睦南道,离我家不远,是一栋英格兰式的二层洋楼,楼里住的是一名军队干部。楼对面是睦南公园,透过二楼枝藤环抱的窗户外眺,公园景致尽收眼底。当然园内有些姿色的女孩儿便成了这些五大道子弟猎捕之物。 朱国华和这些子弟们常在家中用望远镜窥视后锁定目标,然后约上楼来,吃喝玩耍,打扑克以脱衣为输赢。 那个年代,干部子弟是众多女孩子择偶的标准和崇拜的对象,这些身穿将校呢,足蹬三接头,张嘴“你丫的”,闭口北京腔儿的党和军队的红孩子们,实在嚣的狂妄,总司令的孙子自然是众中之重的领袖人物。一般女孩儿想套磁没门儿。 他家小楼的右邻是原武汉军区政委肖思明将军寓所,天津市委书记,天津警备区原司令员王一宅院。左邻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叔弢的小楼,依次是原天津市委副书记谷云亭西式别墅,国民党邯郸起义将领,原河北省副省长高树勋官邸和民国总统曹锟的大宅门。 那个年代,干部子弟是众多女孩子择偶的标准和崇拜的对象。此外,“文革”结束后,从束缚中挣脱出来的人们开始追求自由和享受,整个社会的风气发生了改变,自由恋爱开始流行,对性的态度也迅速开放。朱国华先后换了许多女孩子做朋友,也与许多女孩子发生了性关系。据说,女孩子也有反抗并上告的,但大多不了了之。渐渐地,朱国华的身边聚集了一批军地干部子弟,他们以帮助调动工作、交朋友等为由头,借着请客吃饭、游泳、滑旱冰,以及举办家庭舞会的机会,邀请女孩子到家中玩耍,然后“散布淫乱思想,播放黄色录像和歌曲,诱骗玩弄摧残女青年”。据说,朱国华等人经常和女孩子玩“打牌脱裤子”的游戏,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当然,也免不了有“轮流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发生。后来,朱国华居住的天津市和平区睦南道100号,干脆被当地人叫作“淫窟”。1983年8月,朱国华和另外一批同样犯了“流氓罪”的军地干部子弟悉数归案,被关押进了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朱德之孙的被捕,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邓小平找康克清谈话了,做她的思想工作。” “康克清很气愤,说‘这是在朱老总头上动刀子!’” “康克清去天津了解情况,想给孙子减刑。” “朱家的子孙都不是康克清亲生的。她没有感情。” 对于社会上的种种传说和流言,朱德夫人康克清未予理睬,她说:“当务之急是要做好他母亲的思想工作,使她能认清现实,尊重法律,并从中吸取教训。” 康克清惟一接到的是有关部门转来的一份记录电话,向她通报情况。她的态度很明确:“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康克清从未介入此事,也没有任何领导人找她谈过话。凡事依靠组织,这是她一贯的思想。 康克清曾对跟随她多年的老秘书说:“朱德同志生前有过嘱咐:‘如果孩子不争气,犯了错误,出了问题,你也不用生气,党有党纪,国有国法。子孙不争气,你可以登报与他们脱离关系。’” 1983年9月17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朱国华被定义为“流氓、强奸团伙主犯”。信中通报了朱国华的罪行,“以暴力强奸青年妇女八人,强奸未遂四人,玩弄、摧残青年妇女七人,猥亵六人,共残害妇女25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强奸蹂躏妇女,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朱国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同被判处的,还有天津警备区政委的子女等人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平静地对司机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犯了罪,昨天给枪毙了。” 刘说:“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司机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朱德的孙子被处决之后,有一次,康克清在饭桌上对孙子们发火:“你们出了问题,不是个人的事,是在折腾你爷爷!爷爷有话在先,你们如果不争气,做了违法的事,要我登报声明,与你们断绝关系!” 行刑是在那年树叶还没有泛黄飘落的初秋如期执行。我们平时射击训练的场地成了他们的葬身之地。82名死囚在市中心的人民体育馆宣判后由我部队官兵和市局警察机枪刺刀的严密监押下,乘军用卡车送达靶场。 死囚们分批在指定位置跪下,一排枪声过后倒下一片,另一排枪声又迥然炸响。我不知道朱国华是在第几排见得阎王,因为我不敢面对,只是在足够远的靶场一隅,听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在旷野中回荡。 有人说朱国华并没有死。但我并没有见过,没见过也不会相信。别人说,时候不到,时候到了会团圆的。我已经听到不止一人说朱国华未死。30年已去,死不死无所谓了”。朱国华的母亲,朱德的儿媳妇赵力平说。

1983年8月25日,中央作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严厉打击严重经济犯罪和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

严打“双刃剑”30年

为配合此次行动,国家立法机关先后制定一系列单行法律法规,对刑法法典进行修改补充,死刑罪种增长较多。

图片 2

1983年“严打”真是铁面无私,连朱德的孙子朱国华也因流氓罪被枪毙,他在天津市和平区睦南道100号奸污女性30人,当时人称那里为淫窟。

那是被后世广泛讨论、猜测甚至渲染的一场司法风暴。其影响持续至今,但诸多案件详情仍未解密。

图片 3

1983年由高层发动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简称:严打。

朱国华是朱德唯一的儿子朱琦(朱德和原配夫人肖菊芳所生,肖菊芳生下朱琦不到四个月因病去世)和赵力平(朱琦和赵力平共育四子一女,即:朱援朝、朱和平、朱全华、朱新华、朱国华)的最小儿子。

这场以“从重从快”为办案方针的司法运动,对当时的法律做出了颠覆性改变,“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国家治理方式”,并对后来的司法实践产生了深远影响。

1983年“严打”期间,朱老总最小的孙子因触犯法律,在邓小平的指挥下在天津被处以极刑。一时间,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其中最著名的是:邓小平找康克清谈话了,做她的思想工作。康克清很气愤对邓小平说:“这是在朱老总头上动刀子,难道当年朱老总批评你多了?你现在想公报私仇。”

1983年严打之后,又有1996年、2001年两次全国范围内的严打。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等三个重大决定,对刑法做了颠覆性修改,规定对流氓罪等十几种犯罪“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

邓回答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什么动刀子不刀子的,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在说了,他能算王子吗?今天我是给你面子,你好自为之吧。”康克清强忍着眼泪,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对严打产生的问题,司法系统内部也有总结:“工作中也存在着应该纠正的问题,如对流氓罪定性不准,有的案件工作粗糙,个别区县院曾有不符合办案程序的做法和发生错案等。”

其实,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朱德的亲孙子终审后,没有当庭宣判,审判委员会的意见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天津市委将是否判他死刑的请示报告递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没有批,指示把请示文件拿给康克清,一切请她决定,最后康克清批复:“同意死刑。”

“上午10时20分许,在多辆摩托车及警卫车的簇拥下,二十多辆刑车装载着这批行将就死的罪犯,慢慢驶过熙攘的中山路,前往刑场。朱国华被反绑双手,垂头立在第十七辆车车厢的前端,身上穿的仍是那件旧灰衬衣。他那被垂披的长发遮掩着的脸毫无表情,谁也无法知道在这人生的最后道路上,他在想些什么?”

图片 4

在北京的家中,北京铁路局年鉴编辑部副编审陈光中翻出他30年前的日记。时光指向了1983年9月24日,星期六。上述情节来自于这一天陈光中日记的记载。这是25岁的朱国华生命的最后一天。他的案子后来反复被人提起,是因为他的显赫身世——他是朱德的孙子。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内心极不平静地对司机刘国和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昨天给枪毙了。”“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刘国和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能不签字吗?”说完大哭起来。

与日记一同翻出的,还有一张朱国华当年的照片。经过岁月的沉淀后,照片有几道折痕。

当时朱德的孙子是按照当时的刑法第160条流氓罪被判处死刑的,就是乱搞男女关系,当时还有几个老红军的孩子一块儿被开除军籍并被枪毙的。上海当时被枪毙的在《民主与法制》杂志工作的原上海宣传部部长的儿子陈晓蒙。也是同样罪名。

在1983年严打中,朱国华以流氓罪和强奸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书称,朱国华强奸妇女8人,强奸未遂4人,玩弄妇女7人,猥亵6人。

图片 5

名门之后

萧菊芳生子,小名“保柱”。萧菊芳去世后,朱琦一直放在故乡四川抚养。红军到达陕北后,朱德在繁忙之余,常会勾起对离散多年子女的思念之情。国共第二次合作后的1937年8月,朱德到南京开会,从当时的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昆明行辕主任龙云那里得知朱琦在他的部队里,就曾向在四川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周恩来吐露过。周恩来颇能体味老总这番情愫,亲自布置人员依线索寻找,并将朱琦送往延安。

他的案子后来反复被人提起,是因为他的显赫身世——他是朱德的孙子。

此后,朱琦被送到中央党校学习,参加革命并入了党。1943年由于伤病,朱琦从前方回延安,被派往抗大七分校工作。在这里,他和后来相濡以沫的赵力平相遇了。为他们牵线的,是赵力平的顶头上司、抗大七分校校长彭绍辉将军。好事多磨,这一磨就磨了两年。1946年3月,赵力平、朱琦的爱情进入了瓜熟蒂落的时节,喜欢当红娘成人好事的贺龙,为他们主持了婚礼。还在延安的朱德、康克清,终于等到了儿子新婚的佳音。

1980年,34岁的陈光中在天津铁路分局自动化指挥部办公室工作,负责C4计算机机组。7月的一天,他见到了来办公室报到的朱国华。朱国华担任技术员,负责办公室的打印机。

后来,赵力平和朱琦夫妇双双调往天津。朱琦虽在天津铁路局担负了一定的领导责任,但他依然没有脱离劳动,常常作为司机驾驶机车。

陈光中对朱国华最初的印象不错。“朱国华特别礼貌,张口闭口陈师傅。一开始比较循规蹈矩,挺随和的。”

图片 6

据陈光中介绍,单位纪律比较松弛,到后来天热时,朱国华每天上午11点多来,到机房睡一觉就走了,因为那里有空调。陈光中记得他有次说,“朱国华你至少给点面子,你老这样迟到,我扣你奖金!”朱国华回答,“该扣你就扣吧。”

1950年,赵力平怀孕了。次年元月,孩子降生之际,为了纪念抗美援朝的阶段性胜利,也为了让新生的男孩及早树立保家卫国之志,朱德给孙子起名“援朝”。一年后,朱琦夫妇的第二个孩子又出生了。此刻,朝鲜、中国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三方,已开始在三八线上的开城为停战而谈判,虽然常常是谈谈打打,但和平前景可瞻,因而朱德为新生儿取名“和平”。

出事前没多久,朱国华半个月没在单位露面。有次他来了,陈光中说他,“你至少请个假吧”,朱国华解释说他回老家去了,老家给他爷爷立个塑像。陈光中后来一查,根本没有那回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单位人的印象中,朱国华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高干子弟。陈光中回忆,“他好说大话,但为人热情,你和他聊什么都能聊。”

陈光中描述,朱国华性格不是太外向,但很爱玩,“他滑冰技术很溜,而且从滑冰帽到紧身裤,装备齐全。朱国华会裁衣服,有时和女同事聊衣服怎么裁。”

朱国华的母亲赵力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人周海滨采访时描述:朱国华不爱说,不怎么出去,喜欢画图,制作写字台、单人床,像个“小木匠”。

陈光中回忆,“朱国华对女性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老问单位谁有男朋友没,但很可惜单位没有单身女性。”

但对朱国华在外面的事,单位的人也只是道听途说。“听说他不断换女朋友,但从没见他带过一个女孩子到单位来。”陈光中注意到,出事前几个月,朱国华开始收心了。有一次,朱国华告诉陈光中,说他找了个女朋友,准备结婚了。朱国华出事后,陈光中感觉很惊讶。

1982年10月30日,陈光中在天津宁园畅观楼二楼吃饭时,看到朱国华同一个陌生人进餐。饭后几分钟,朱国华就被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的几个警察带走了。他走得匆忙,一辆刚买的“永久”牌自行车扔在了机关门口。

判决书

朱国华等9名被告人共强奸妇女15人,强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妇女21人,猥亵妇女26人,拦截妇女17人,共计86人。

1983年9月18日,朱国华等六人被判处死刑。

判决书上写着:朱国华,25岁,天津铁路分局自动化指挥部办公室技术员。同案主犯刘增祐,28岁,天津市排水管理处基建队工人。另一名主犯郑爱民,30岁,天津市工业用呢厂工人。

判决书描述,朱国华自1978年以来与刘增祐、郑爱民等,利用举办家庭舞会,播放黄色歌曲、看裸体画报和黄色录像、请吃饭、搞对象、交朋友、找工作、调动工作、扣压物品、揭露隐私或由同伙拦截等手段,“勾引、诱骗、笼络、控制、要挟女青年,大肆进行流氓、强奸犯罪活动。他们还将自己玩弄、蹂躏的女青年,互相转让,使受害人继续受害,从而形成以朱国华为首的流氓犯罪团伙。”

判决书多次提及朱国华的强奸行为。比如判决书称,1979年夏,朱国华经举办家庭舞会与两名女性崔某、张某相识,尔后与刘增祐将两人骗至朱国华家,朱国华将崔强奸,强奸得以完成是“以给调动工作相要挟”。刘增祐在朱家以堵嘴等暴力手段将张某强奸。

判决书称,1980年夏,朱国华还先后以交朋友、调动工作等欺骗手段,将女青年张某、刘某、张某某骗至家中强奸。

判决书还称,在1978年至1980年间,朱国华还先后将女青年赵某、马某、白某、王某骗至家中企图强奸,均因被骗女青年极力反抗未得逞。

除了“强奸”一词外,判决书还用一系列宽泛的词语来描述朱国华的行为,如“玩弄”、“猥亵”、“奸污”等。例如判决书称,截至1982年4月,朱国华还先后玩弄、奸污了女青年周某等7人,猥亵高某等6人。

朱国华案中一名女性被告人为李瑞,被控告时43岁,为河北省中捷友谊农场第四服装厂聘请的服装设计师。判决书称李瑞在1981年间先后与多名男性“乱搞两性关系”。其被以流氓罪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书称,除李瑞外,朱国华等9名被告人共强奸妇女15人,强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妇女21人,猥亵妇女26人,拦截妇女17人,共计86人。

法庭认为,以朱国华为首犯,刘增祐、郑爱民等为主犯的流氓团伙严重危害了社会治安秩序,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利,应依法予以严惩。该案予以定罪的法律依据,除了刑法,还有六届二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严打快打”

“当时有人说把责任都推到国华身上,朱国华有他爷爷朱德,肯定不会难为他,国华被推到最前面,结果其余人被放,朱国华被枪毙。”

朱国华的母亲赵力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人周海滨采访时谈到,当时的形势是“严打快打”,“当时有人说把责任都推到国华身上,朱国华有他爷爷朱德,肯定不会难为他,国华被推到最前面,结果其余人被放,朱国华被枪毙。”

从朱国华案的时间节点来看,1983年“严打”加速将其推向死亡。

朱国华于1982年10月30日被捕。1983年6月30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分院向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中间隔了八个月。

天津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后,对朱国华案不公开审理。法庭于1983年9月18日下达判决,以流氓罪和强奸罪判处朱国华等六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天津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时,正值“严打”到来,形势遽变。法庭从受理到宣判,不到三个月。

朱国华以没有强奸和量刑过重为由,向天津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天津市高级法院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认定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所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1983年9月21日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从一审判决到二审判决,中间只有三天时间。

审判朱国华的时间,正是天津严打轰轰烈烈的时间。截至当年10月1日,天津市严打判处死刑的有122人。

最高层对朱国华案的决策过程没有解密。《康克清回忆录》中未见关于朱国华案的回忆或记载。从现有记录来看,审判朱国华期间的1983年7月21日,中共天津市委向公安、检察、司法、法院等部门领导干部传达了中央关于从重从快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的精神。

“安抚民意”

处决朱国华前,天津市高级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称朱国华等人的“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

在被处决前三天,1983年9月21日,天津市高级法院派员来朱国华所在的单位组织了一次座谈,提出了一个问题:朱国华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

陈光中回忆,参加座谈的人说,朱国华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要求进步,工作积极,还入了团,但不久就开始走下坡路。“后来被推荐上大学,从量变到质变,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与会者称,由于领导无力,纪律松弛,使得朱国华罪恶思想恶性膨胀,走上犯罪道路。“除了内因作用,外界环境影响是不可否认的。”还有人称,“单位对朱国华关怀备至,只有照顾,没有管教,难怪越走越远。”

“民愤”是当时判案的重要依据。处决朱国华前,天津市高级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称朱国华等人的“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

记者在天津市档案馆查阅了一件档案,名为《一些党外人士对处决朱国华的看法》。载于1983年10月14日统战简报特刊33期。该档案由一份手稿和一份打印稿组成。

档案提及,天津严打期间,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民进党副主委的袁钰生与儿子产生了辩论。袁钰生的儿子提到,“头批杀40个,是因为他们爸爸官不够大,杀鸡给猴看,但猴子不怕”。当朱国华被处决后,袁钰生称“事实帮我说服了儿子”。

档案提及,天津市工商联委员许钊将朱国华案称为“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期间全国最大的案”。许钊称,人们盯两种人,干部子弟和群众,像朱国华这样“高身份的人的子弟被枪毙了,这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了”。

档案提及,天津市工商联常委董少臣谈到,人们怀疑严打是否一视同仁,“现在相信了”。

档案提及,南开大学数学系教授陈受鸟发言称,处决朱国华体现了“政府打击犯罪,绝不手软”。

由于其特殊身世,朱国华案在当年充当了追求法律平等、安抚民意的个案。

朱德元帅为新中国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遭到了不少称赞。有如此优秀的祖先,想必大家也很好奇朱德的后代是怎样的呢,哪一位更突出呢,让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

开国元勋朱德结过六次婚,朱德总共有两个子女,分别是儿子朱琦,女儿朱敏,朱琦是他和萧菊芳生下来的儿子,儿子朱琦生有4儿1女,女儿朱敏生有3儿1女。因为伤病朱琦回到延安前线,遇到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赵力平,而后生下四子一女,分别是分别是朱和平、朱全华、朱援朝、朱新华和朱国华,朱新华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朱和平: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等职位。朱和平出生的那段时间正值中美谈判,所以家里人给新生儿取名叫和平。参军,也是朱和平从小的梦想,朱和平说,在他小时候爷爷曾训示“生活上你们要自力更生,不要依靠我,也不要靠我去当官”,“一定要靠自己的才能和实干为国家作出贡献”。而他从军35年,知道并懂得了这个职业,无论平时和战时,都意味牺牲和奉献,每个军人都要直面现实,勇往直前。

2.朱全华:他是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朱德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的执行主任。15岁那年,朱全华被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带到了部队,成了一名中国人民海军战士,在北海舰队服役,后来担任了海军装备部副部长。

3.朱援朝:可称优秀作曲家。他从事音乐工作四十余年,擅长演奏键盘乐器、大提琴等。并为十几个黄梅戏大戏作曲、配器,参与获奖作品也近百首。

4.朱新华:现任竹溪县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党组书记,朱新华同志先后从事了文化、教育、政协、人大、工会等工作,她为 竹溪县的经济建设和工会的发展作出了可喜的成就。不过现在她就是过着和普通人差不多的生活,很日常。

5.朱国华:在1983年的严打期间,朱国华因为流氓罪被捕,跟她一起被枪毙的还有天津的警备区政委的子女,判决书中提及,朱国华曾多次玩弄和强奸女性。所以朱国华被数罪同罚,26岁死在了刑场上。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朱代珍孙子死刑判决,朱代珍之孙为什么被邓先

关键词: 新葡萄京官网